重生王妃太给力

重生王妃太给力

可可星空糖作者

古代言情

连载中 来源 :阅文集团

发布时间:2020-04-19 08:05:07

在线阅读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重生王妃太给力》的小说,是作者可可星空糖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四人却没觉得被安慰了,一个个茫然的对视,最后,其中一个问:“那……我们会死吗?” “很大的几率,会。”蓝若言插嘴。 周围安静了一

《重生王妃太给力》免费试读

四人却没觉得被安慰了,一个个茫然的对视,最后,其中一个问:“那……我们会死吗?”

“很大的几率,会。”蓝若言插嘴。

周围安静了一会儿,那个身子最瘦的侍卫,突然开始絮絮叨叨:“我娘还盼着我娶媳妇,看来我注定不孝了,索性家里弟弟还在,香火总是不会断,都尉大人,我若死了,求您将我这些年攒的银子,都送回去给我娘,就说儿子不孝,无力为她养老送终。”

这个说完,周遭又是一阵沉默。

进入镇格门成为御前的第一把刀,这些人对生死都早已有所准备,他们能坦然的接受自己即将死亡的事实,却无法不去悲伤。

容瑾瞧着他们,脸色难看了几分,他暗气蓝若言口不择言,他信她聪慧果断,却到底是女人,不明白军中男人的烈脾气。

蓝若言却想得很简单,她不理这些人的凄凄惶惶,只道:“我能救你们,只是过程有些危险,你们的都尉大人,不允我这么做。”

四人顿时抬眸看向她。

能救他们?他们还有救?他们有可能不用死?

没人不惧怕死亡,尤其是这种提前知道,再静静等待死亡来临的感觉,犹如钝刀子割肉,疼痛是数倍。

现在有了一线生机,他们自然想抓住。

“先生您真的可以救我们?”其中一人期待的望着她。

蓝若言点头:“是。”

四人面露喜色。

容瑾却固执道:“不准。”

四人齐齐看向他,一时又沉默下来。

蓝若言理解容瑾身为上位者,不愿让下属涉险的心情,但她有必要告诉他:“开脑术,又称开颅术,亦或‘搦髓脑’,早于两千多年前,便有大圣者将人头骨开裂,对人脑进行重列,将人治疗,都尉大人见识浅薄,在下不与你计较,但我有选择我病人的权利,他们也有同意或者拒绝的权利,所以,作为无关紧要的旁人,都尉大人还请尊重患者自己的的决定。”

被称作无关紧要的旁人的容瑾:“……”

其实蓝若言这些话不是撒谎,算是半真半假,假的是,两千年这个时间,是胡言的,真的是,在她的时代历史里,《史记扁鹊仓公传》中,的确记载过,太仓公淳于意在公元前150年左右,曾打开了患者的头颅,对大脑进行了重新安排。

公元前150年,那是秦朝时期。

而之后,罗贯中所著的《三国演义》中,所述,一代枭雄曹操患有痛风病,头痛欲裂,医神华佗说,此病要用尖利的斧头砍开脑袋,取出“风”,方可治愈,曹操对此置疑,以为华佗要加害于他,将华佗杀死,不久,曹操死于头疼症。

当然,这不能说明华佗是掌握开颅术技术之人,却能说明,元末人罗贯中,在他那个朝代,的确听说过开颅治疗法。

这也变相应证了,古代早期,开颅术的确存在过。

蓝若言从现代而来,学贯中西,加上她有精细的手术工具,并非真实古代的粗制劣器,她相信她能开脑成功,这并不是盲目自信,只因她的确有这个本事。

她看向容瑾,丝毫不惧怕他眼中宛若实质的冷光。

而另外四人却愣住,开脑?头骨开裂?这位看着秀秀气气的先生,要将他们的头骨打开,才能治好他们?

人的脑袋开瓢不就死了?

还能活?

四人顿时脸色青白,比起之前知道自己即将死去时的难以接受,此刻他们的心情却比刚才还复杂。

容瑾不想与蓝若言争。

蓝若言静静的看着他,面色也不好。

最后还是那个身子最瘦的侍卫站出来,小心翼翼的道:“大夫,您真的能治好我?”

蓝若言看着他,很认真的点头。

那人舔了舔唇:“要开我的脑袋?”

“不是掀开你的头盖,是局部,穿刺法。”

那人不懂什么穿刺,他只是不禁摸摸自己的头,手有点发麻:“给我开吧,只要能治好我!”

那人说完唇都白了,显然是心中极怕却强硬撑着。

蓝若言温颜一笑:“我一定能治好你。”

那人虚虚点了点头,神色却已经恍惚了。

蓝若言拉着他的手,让他坐到椅子上,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秦中。”

“很好听的名字。”蓝若言温柔的说:“在术前我会给你下迷药,你会沉睡,开脑时你不会有感觉,等到结束后你再醒来,就什么事都没了。”

秦中睁大眼睛一愣:“就这样?”

“就这样。”

“不疼?”

“当然不疼。”

“一点感觉都没有?”

“没有。”她的迷药,药效可不是盖的。

秦中一下子松了口气,他显然以为,开脑就真的是要拿把刀,在他头上砍开瓢,他想那还不疼死了,原来竟然是不疼的。

“好,大夫您给我开,我让您开!”

蓝若言摸摸他的脑袋,觉得这个汉子真是可爱。

容瑾静静的站在后面,看着她轻柔温和的对着另一个男人巧言倩兮,心情顿时更糟了。

另外三人听到他们的话,也有些迟疑,如果不疼又能活命,那好像开脑壳也不是什么大事了。

三人有些蠢蠢欲动,人都怕死,而有活命的法子,又不疼,虽然听着危险,但是人家既然肯这么说,那必然是有足成的把握,人家都不怕了,他们还怕什么?

“那个……”其中一人委婉的站起来,慢慢走过去:“大夫,您也给我开吧,我不想死。”

另一人也跟上:“便是要死,也该留在上阵杀敌的时候死,这样被毒弄死,多憋屈!”

“我也是,要死也不能这么被毒死,太傻了。”最后一人也忙追上。

蓝若言心情好的不行,她频频点头,看着四人越看越顺眼。

最后她好歹想起了被抛在一边的容瑾,转头问道:“容都尉,现在还有什么问题?”

“何时开始?”男人冷着声音问。

蓝若言笑眯眯的:“越快越好,我现在准备一下工具,吃了午膳,下午就开始!”

……

一上午蓝若言都带着儿子在房间里鼓捣,到了中午吃午膳的时候,容瑾特地过来看了一眼,就见客栈房间,已经被布置得焕然一新,里面摆设奇奇怪怪,桌上还放了许多从没见过的器具。

看了眼还在忙碌的女人,他问道:“真有信心?”

蓝若言听到脚步声便知道是某王爷来了,头也没抬的开口:“我从不做没把握的事。”

蓝乐鱼坐在旁边擦拭手术刀,漫不经心的补一句:“我爹最厉害了。”

蓝若言心情不错的摸摸儿子的脑袋,蓝乐鱼傻乎乎的仰头冲她笑。

看着两人柔软的互动,容瑾敛了敛眉,心中思着,若是真有人死在她刀下,他也会将此事暗中压下来。

将活人头颅切开,此等有违人道之事绝对不能泄露出去。

这顿午膳,除了蓝若言和蓝乐鱼没人吃得好。

午膳结束蓝若言摩拳擦掌,带着第一人进入房间。

秦中很紧张的坐在那披着白布的软榻上,他心情揣揣,手心全都是汗。

蓝乐鱼将一碗特别调制的麻醉药递到他面前:“喝掉!”

秦中接过那小碗,手忍不住发抖。

蓝乐鱼软软的小爪子搭在他手背上,小声说:“不要怕,这是甜的,我往里头放了糖,不苦!”

秦中哭笑不得,孩子就是孩子,在面对有人要在自己脑袋上开个洞的情况下,药苦不苦……这是重点?

不过被他这一打岔,秦中的确缓了一阵劲儿,他深吸一口气,将那碗药猛地灌下去。

带着茉莉草香味的药汁,流进喉咙,甜甜酸酸带点酥麻的味感,令他挑了挑眉。

一碗药喝下去,秦中并没觉得有什么异样,不过一炷香功夫后,他便开始头晕脑胀,等到又过了半柱香,他眼神迷蒙,开始发困。

“差不多了。”蓝若言说了一句,将他平放在榻上。

秦中此时还没完全昏睡,他意识不清,四肢酥麻,却分明还有意识。

他想睁开眼睛,告诉他们他还没晕过去,他还有感觉,可那一身白衣的清隽大夫,已经拿着剃刀给他剃头发了。

等到头发剃好,秦中发现自己还是没晕,他要哭了,不是说会沉睡过去,然后什么疼痛都感觉不到?为什么他没睡?

他想说话,却发现自己张不开嘴,他想阻止,又发现自己抬不起手。

他好像整个身子都没有知觉,但偏偏意识无比清楚。

秦中很害怕,在他的印象中只有刑讯逼供,才会让犯人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一片一片割掉肉,借此造成犯人的心理阴影。

他现在很怀疑这位大夫是不是敌军派来的内奸,或许他们都太傻了,都尉大人也信错了人,这人根本不是好人,他们身上可能并没被下毒,这位大夫故意这么说,不过是为了折磨他们,或者用这样正大光明的理由,将他们弄死。

太险恶了,一想到自己之后,还有三位同伴也将受到如此非人的摧残,他心中火气大盛,气上心头!

而就在秦中胡思乱想,脑洞大开时,蓝若言已经开始割他的头皮,半个时辰后,借着窗外的光亮,蓝若言看清那在他脑神经中游走乱窜的黑色毛虫。

果然已经被植入。

这条毛虫很小,之前的毛虫尸体有指甲壳那么大,这条活着的,却只有之前那条的四分之一大小。

蓝若言用钳子想捉住这条滑腻的小东西,可它动作敏锐,像是意识到危险,动作又快了几分。

蓝乐鱼从没见过寄生在活人身上的虫子,顿时惊喜得不得了,他手里拿着个小瓶子,兴致勃勃的说:“爹,给我给我,我要我要……”

蓝若言凝神静气,等到小虫再次绕回来,她准确的用钳子将它抓出来,快速放进那小瓶子了。

蓝乐鱼兴奋得快跳起来,赶紧将瓶盖塞住,一张脸上全是喜色。

蓝若言也松了口气,她又

 

重生王妃太给力

可可星空糖作者

古代言情

连载中 来源 :阅文集团

在线阅读

同类推荐

猜你喜欢

小说排行

人气排行

点击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