舞娘将军

舞娘将军

赵童子作者

古代言情

连载中 来源 :

发布时间:2021-01-08 06:01:51

在线阅读

完结小说《舞娘将军》是赵童子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李厘,黄衫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“少侠小心,他们阴毒的很!”黄衫女子忍住疼痛,出

《舞娘将军》免费试读

“少侠小心,他们阴毒的很!”黄衫女子忍住疼痛,出言提醒。

黑衣首领冷哼一声,踢了黄衫女子一脚:“若不是上头有命要活捉你,就凭你的功夫,能跑得这么远吗?”他不知李厘底细,不敢怠慢,缓缓从腰间擎出一柄环刀,冷笑对李厘道:“朋友,这是我们天忍教和天王帮的私事,你最好少插手。少管闲事,能活得久一点。”

李厘一听天忍教三个字,一双眼睛瞬间精光四射,如夜中火把一般,燃烧着熊熊杀意之火。他右手提出紫青劫,顿时斗室之中闪耀的尽是紫色剑光,光华夺目:“我活到哪天我不知道,但你们的忌辰,就是今天!”他不等黑衣首领说话,当即扑上前去,一剑平平击出!

黑衣首领眼看他扑向自己,忙挥刀抵御,哪知李厘剑招走势诡秘至极,见李厘刚要扑上来与己相斗的一瞬,其手腕一偏一带,紫青劫居然向右侧激飞而出,瞬间化作杀人飞剑!右侧掠阵黑衣人一声惨叫,应声而倒。黑衣首领举起环刀,照扑来的李厘头上猛砍过去。李厘头一低,一个前滚翻,已从黑衣首领脚边滚过,翻身右足踢出,一脚踢在黑衣首领小腿之上的三阳交处。

这一招乃是化自神意心机剑中的一招“轻舟已过万重山”,剑本应飞向黑衣首领,意欲取其首级,但其实是虚招,晃人耳目,吸引敌人注意罢了。实际后招乃是最后这一脚。若是李厘能将内力运用自如,这一脚也足以踢断这“万重山”的根基。但李厘先念着救人,便改了飞剑的走向,加上他武功尚未纯熟,这一脚飞出,并未踢准穴位,是以只是令黑衣首领站立不稳,向前扑倒,却未伤及筋骨。

见老大扑地而倒,同伴顷刻命丧黄泉,剩下三个黑衣人目瞪口呆,纷纷拿起武器加入战斗。李厘不敢怠慢,双手撑地,借这一撑之力,整个身子立刻贴地滑出,头后腿前,如雪橇一般,直撞向想要爬起的黑衣首领。黑衣人三把尖刀自他面前劈来,然而他滑速极快,迎面三刀被他侥幸躲过,只劈断了几根他的头发。黑衣首领刚想爬起,却又被李厘冲来踢倒。

说时迟那时快,李厘一个鹞子翻身跨坐在黑衣首领身上,两手抓住黑衣首领双臂,放在肩头弯腰一扯,如背包一般将黑衣首领背对背背负而起,顶在身上,显是将黑衣首领做了他的盾牌。只听得又一声惨叫,一个黑衣人的刀已经劈在黑衣首领的脸上。

“住手!”“大哥!”黑衣人见误伤首领,纷纷大惊失色。

李厘迅速甩开重伤的黑衣人首领,抄起手边的环刀,一个侧翻,跃起身来,双手擎刀闪电般转身一个横劈,正砍在最近的黑衣人腰间。环刀本就沉重,李厘又运足了巧劲猛力,刀去势刚猛之极,一刀便将黑衣人斩为似断非断的两截。

他站在血泊之中,双手拖刀,昂首凝视剩下的两名黑衣人,冷冷道:“一共七个,杀了五个,还剩两个,一起上吧。”

余下两名黑衣人一听,同行七人之中,竟然有五人须臾之间命丧他手,哪儿还有胆气再战?

“算……算你厉害,今天就放了你,改日再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一道金光忽然闪过,嗤嗤两声,两个黑衣人已倒在地上。李厘侧目,本该倒在地上的黄衫女子不知何时已站了起来,强撑力气,借此机会料理了二人。她挥鞭用力过剧,虽然站着,却抑制不住全身颤抖,脸色白如笺纸。

二人站在当地对视,正以为战斗告一段落。忽然房梁之上,有人抚掌而笑。

李厘抬头望去,却见房梁之上,不知何时已多了一名白袍中年男子。男子从房梁上轻轻跃下,脚步落地之时,竟然全无声响。李厘眯起眼睛,观察来人。只见此人约莫三十岁光景,肤色微黑,粗眉大眼,下颌微须,右脸有一道长长刀疤,身材高大,肌肉虬结,赤露的胳臂上印着火焰图样的刺青。他背后配一把七尺斩马刀,显然是一个北方江湖豪客。

白袍豪客抬眼上下打量李厘良久:“嗯,根骨清奇,头脑清晰,果然是个可造之材。”

“你是何人?”李厘侧移几步,将黄衫女子挡在身后,喝问道。

白袍豪客一笑,笑容开朗豪迈:“在下天忍教左翼军教头,耶律羲烨。少年你呢?”

又是天忍教的人,怕不是来为这些黑衣人报仇的?李厘提起紫青劫,目光凌厉,短剑前指,摆了个起手式,不想再多废话:“鄙姓……夏,贱字夜离。请。”他不愿暴露本名,便用了夏夜的名字,延伸了一下,作为自己化名。

耶律羲烨看到他蓄势待发的模样,并没有打算应战,只是一笑:“夏夜离?这名字着实不错。你功夫也不错,虽然经验太少,但胜在招式新奇诡异,出人意表,加上你颇多急智,这才险胜。但若是陡遇强敌,顶多三招两式,你就要露怯了。不如这样,你跟我回天忍教,我找高手好好调教你几年,包你将来必能于武学之中取得一番成就。”

“天忍教与我不共戴天,更何况你们的这些手下都是宵小之徒,我岂能和他们同流合污。”李厘冷冷应道。

耶律羲烨揉揉脖子,道:“既然如此,也罢了。”他转向黄衫女子,微笑道:“夜离先生不和我走就罢了。薛小姐,你是也不打算走了是么?”

黄衫女子还没应话,李厘先开了口:“有我一口气在,天忍教就休想在此放肆。”

“年纪不大,口气不小。”耶律羲烨笑了笑,“我耶律羲烨虽然身为天忍教中人,本该受教法约束。但我痴长二十九岁,向来讲求随心所欲,万事但凭高兴。本来嘛,就算今天萧昀汐来了,我也不给面子,更何况你们两个小孩儿。不过你走运,我看上你的剑法了。不如这样,你和我过过手。如果能破我一招,我就放你们离开,如何?”

李厘还在思量。黄衫女子却知利害,怒道:“你耶律羲烨乃是天忍教敕封的斗神,盛名在外,如此相斗,难道不是以大欺小,也不怕天下英雄耻笑?”

耶律羲烨却满不在乎,嗤之以鼻,道:“天下英雄?天下有几个真英雄?这些虚名礼法,我耶律羲烨从不在乎。是好汉就手底下见真章!接我这一刀,不然就滚到十八层地狱去!”

他话音刚落,右手已闪电般持刀在手。李厘揉身而上,意欲抢攻。哪知耶律羲烨长刀一挥,霎时间,刀风四起!强大的气流自刀势之中喷薄而出,虎狼扑食一般向李厘直冲过来!

李厘从未见过如此高手,只觉刀气直逼胸前,压得自己难以呼吸。他顶着刀风,用尽全力想要前进,却始终迈不动步子。这样的刀气强压,他都无法逼近对方身前,又该如何破?

他苦心极力思索,却始终不得要领。忽然在厚重刀风之中,一道金光破空而入。金光刚撞上刀风,就被弹了回去。李厘还没反应过来,耶律羲烨却加重了刀劲。不多时,金光又再抢上。如此反复周而复始三次,李厘终于领悟了黄衫女子的用意所在。

每次金光抢上之时,正是刀劲微微产生变化之时。李厘忽然意识到,耶律羲烨的刀气并非一成不变,总是会在某个固定时刻,进行新旧刀气的交接。第一波刀气总会衰弱,而第二波刀气便要继上。就仿佛歌手唱歌一般,纵然歌手歌唱技巧如何高超,气量如何充足,在每次持久发音之后,都免不了要换气。只不过高手往往让你察觉不到换气的时刻罢了。李厘武学知识有限,又身在阵中,一开始体察不到这微小的变化。但场外的黄衫女子却显然在武学方面博闻强记的多,她怕耶律羲烨察知,不便出声提示,便用金鞭掠阵干扰,以求借以启发。

金鞭干扰多了,耶律羲烨也察觉到了不妥之处,便又加大了力道。但李厘已经明白其中关窍,当即了然一笑。耶律羲烨的刀气至刚至猛,何不如以柔克刚,正如刚才黑衣首领游斗黄衫女子一般?

他微微回首观察地形,寻找可借力之物。若是有树枝之类可借力之物,也许自己的想法就能得以实现。恰好看到身后二楼房顶之上,露出一根粗竹。这粗竹本是用来修补断裂的房梁之物,但年久失修,一半已露在房梁下方,正好是个天然的弹簧。

说不得,赌一把!

当又一次刀气交接之时,李厘瞅准空挡顺势向后跃起。刀风瞬间继发而来,呼啸产生的气流立刻把他托到半空之中。李厘刚一到半空中,便察觉耶律羲烨的刀气,果然不能立刻随着目标的位置变化而移动,刀气太过刚猛,便有一定程度的滞后。寻常人只会向前硬碰,最终被压制在刀气之下,正如金鞭每次接触刀气被弹开一样。但李厘借势飞起,正跃在刀气攻击的空当之中。他顺着刀气跃到二楼房梁,双腿踩在粗竹之上,借粗竹韧性弹射向耶律羲烨,一剑刺出!

耶律羲烨大惊失色,急收刀气,翻身躲开。多亏他浸淫武学已久,于惊险时刻,尚且收放自如,不然瞬间将如此大的力道收回,早已反击自身,就算不当场吐血,也必受极重内伤。

李厘人随短剑同时弹射刺出,其势猛烈之极。就算耶律羲烨收回力道,但他却无法依样炮制。他为了卸力,强行改变方向,冲出客店房门,急奔了几步,撞在树丛之中,才消了这猛烈的一击之力。就算如此,

 

舞娘将军

赵童子作者

古代言情

连载中 来源 :

在线阅读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同类推荐

猜你喜欢

小说排行

人气排行

点击查看更多